六州歌头·少年侠气

六州歌头·少年侠气
(宋代)贺铸
少年侠气,交结五都雄。肝胆洞。毛发耸。立谈中。死生同。一诺千金重。推翘勇。矜豪纵。轻盖拥。联飞鞚(kòng)。斗(dǒu)城东。轰饮酒垆(lú),春色浮寒瓮(wèng)。吸海垂虹。闲呼鹰嗾(sǒu)犬,白羽摘雕(diāo)弓。狡穴俄空。乐匆匆。
少年时一股侠气,结交各大都市的豪雄之士。待人真诚,肝胆照人,遇到不平之事,便会怒发冲冠,具有强烈的正义感。站立而谈,生死与共。我们推崇的是出众的勇敢,狂放不羁傲视他人。轻车簇拥联镳驰逐,出游京郊。在酒店里豪饮,酒坛浮现出诱人的春色,我们像长鲸和垂虹那样饮酒,顷刻即干。间或带着鹰犬去打猎,霎那间便荡平了狡兔的巢穴。虽然欢快,可惜时间太过短促。
五都:泛指北宋的各大城市。一诺千金:喻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诺言极为可靠。盖:车盖,代指车。飞:飞驰的马。鞚:有嚼口的马络头。斗城:汉长安故城,这里借指汴京。嗾:指使犬的声音。

似黄粱梦。辞丹凤。明月共。漾孤篷。官冗(rǒng)(cóng)。怀倥(kǒng)(zǒng)。落尘笼。簿书丛。鹖(hé)(biàn)如云众。供粗用。忽奇功。笳(jiā)鼓动。渔阳弄。思悲翁。不请长缨(yīng),系取天骄种。剑吼西风。恨登山临水,手寄七弦桐。目送归鸿。
就像卢生的黄粱一梦,很快就离开京城。驾孤舟飘流于水中,唯有明月相伴。散职侍从官品位卑微,事多繁忙,情怀愁苦。陷入了污浊的官场仕途,担任了繁重的文书事物工作。像我这样成千上万的武官,都被支派到地方上去打杂,劳碌于文书案牍,不能杀敌疆场、建功立业。笳鼓敲响了,渔阳之兵乱起来了,战争爆发了,想我这悲愤的老兵啊,却无路请缨,不能为国御敌,生擒西夏酋帅,就连随身的宝剑也在秋风中发出愤怒的吼声。怅恨自己极不得志,只能满怀惆怅游山临水,抚瑟寄情,目送归鸿。
冗从:散职侍从官。倥偬:事多、繁忙。鹖弁:本义指武将的官帽,指武官。笳鼓:都是军乐器。渔阳:安禄山起兵叛乱之地。此指侵扰北宋的少数民族发动了战争。七弦桐:即七弦琴。桐木是制琴的最佳材料,故以“桐”代“琴”。

赏析
全词风格苍凉悲壮,叙事、议论、抒情结合紧密,笔力雄健劲拔,神采飞扬,而且格律谨严,句短韵密,激越的声情在跳荡的旋律中得到体现,两者臻于完美的统一。宋哲宗元祐年间,新法纷纷被废除,朝政日渐紊乱,对外又恢复了岁纳银绢、委曲求和的旧局面。西夏军队两度入侵,而宋王朝却委曲求和,欲将部分西北要塞拱手相让。当时远在和州身为下级军官的贺铸写下此词,抒写想要为国效力的豪情,倾诉壮志难酬,报国无门的苦闷。古诗词大全

上片回忆任侠使气的少年生活。“少年侠气,交结五都雄”提纲挈领,总写少年时那段豪气冲天生活。那时的贺铸意气分发,胸胆开张,交游甚厂。"肝胆洞。毛发耸。立谈中。死生同。一诺千金重。推翘勇。矜豪纵。",写少年侠士的道德品质。他们肝胆相照,生死与共;他们一身正气,嫉恶如仇;他们重义轻财,一诺千金;他们推崇勇敢,以豪侠使气为尚。"轻盖拥。联飞鞚。斗城东。轰饮酒垆,春色浮寒瓮。吸海垂虹。闲呼鹰嗾犬,白羽摘雕弓。狡穴俄空"写武士们的豪放生活。他们轻车相从,驾马驰,穿行在京城内外;他们买酒豪饮,携弓射猎,身手十分矫健。最后用“乐匆匆”收束上片,说豪侠生活其乐无穷,但这欢乐却不持久。“匆匆”二字包含着贺铸的无可奈何。

下片抒发仕途失意,请缨无路的苦闷。“似黄粱梦”急转直下,由欢乐跌至悲愤。贺铸接着叙写自己那段欢乐生活后的境况。他离开京城后,一直沉沦下僚,担任着低微官职。成天为案牍之事所束缚,那保家卫国的壮志,建立奇功的才能完全被埋没了。而且还指出像贺铸这般有志难伸之人不止一个,这就将矛头指向了统治者,控诉他们对人才的浪费。“笳鼓动,渔阳弄”点明宋朝正面临边关危机。如今国难当头,贺铸恨自已不能驱除外敌,只能任年华消逝。虽人已老去,但豪情依旧,其肉心深处仍蕴藏着报国壮志,连身上的佩剑也在西风中发出怒吼!然而贺铸的壮志无人理会,他的才能得不到施展。于是在悲愤之中,他登山临水,将忧思寄于琴弦,把壮志托付给远去的鸿雁。

此词塑造的游侠壮士形象,在唐诗中屡见不鲜,但在宋词中则是前所未有的。此词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思欲报国而请缨无路的“奇男子”形象,是宋词中最早出现的真正称得上抨击投降派、歌颂杀敌将士的爱国诗篇,起到了上继苏词、下启南宋爱国词的过渡作用。

相关阅读:

浣溪沙·漠漠轻寒上小楼

行香子·树绕村庄

杵声齐·砧面莹

踏莎行·杨柳回塘

青玉案·凌波不过横塘路

石州慢·薄雨收寒

思越人·紫府东风放夜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