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江月·遣兴

西江月·遣兴
(宋代)辛弃疾
醉里且贪欢笑,要愁那(nǎ)得工夫。近来始觉古人书,信著全无是处。
喝醉酒我暂且尽情欢笑,哪有工夫整日发愁?近来我才觉得古人的书本,的的确确是没有半点可信的!
西江月:原唐教坊曲名,后用作词牌名。遣兴:遣发意兴,抒写意兴。那:同“哪”。

昨夜松边醉倒,问松我醉何如。只疑(yí)松动要来扶,以手推松曰去。
昨夜我醉倒在松树旁,问松我醉到什么程度?我疑心松枝摆动是要来搀扶于我,连忙用手一推说:“去!”
我醉何如:我醉成什么样子。

赏析
这首词表面上看去是抒发悠闲的心情,其实是一首悲愤之作。骨子里却透露出他那不满现实的思想感情和倔强的生活态度。辛弃疾闲居瓢泉期间。此时南宋朝廷不思恢复,一味地贪图享乐。辛弃疾忧心如焚,又不能名言,于是创作此词以抒发心中愤懑之情。古诗词大全

醉里且贪欢笑,要愁那得工夫”辛弃疾故作旷达语,说喝醉了酒后恣意欢笑,他没那闲工夫发愁。通篇“醉”字出现了三次,难道辛弃疾真的愿意终日沉湎醉乡吗?不。其实这是牢骚人语,是反话,骨子里是说忧愁太多,愁也愁不完。辛弃疾的主张一直备受压抑,英雄无用武之地,正愁绪满腹,喝酒只是为了借酒浇愁,才不至于终日愁思满腹。

近来始觉古人书,信着全无是处”说古书无用,看似醉言醉语,其实也是愤懑之语。《孟子·尽心下》言道:“尽信书,则不如无书。”本意是说古书上的话难免有与事实不符的地方,不可盲目相信。辛弃疾翻用此语,另有一层含义:尽管古书上有许多“至理”,现在却行不通,现实与古书中的描述相差太大,所以辛弃疾说古人之书无用,以此表达心中对现实的不满。

下片则以散文的句法写出了一个极富戏剧化的场景,辛弃疾已经酩酊大醉了,竟然跟松树说起话来。他问松自己醉得怎么样,见松摇动,只当是松树要扶他起来,便用手推开松树,并厉声喝道:“去!”描写生动传神,一个摇摇晃晃的醉汉宛在眼前。辛弃疾倔强的性格,也在这一场景中表露无遗。

这首小令突破了词的一般写作风格,以散文的手法入词,灵活多变,将感情抒发得淋滴尽致。此词语言明白如话,文字生动活泼,表现手法新颖奇崛,体现了作者晚年清丽淡雅的词风。

相关阅读:

南柯子·十里青山远

摸鱼儿·东皋寓居

盐角儿·亳社观梅

秋蕊香·帘幕疏疏风透

临江仙·未遇行藏谁肯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