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天晓角·仪真江上夜泊

霜天晓角·仪真江上夜泊
(宋代)黄机
寒江夜宿。长啸江之曲。水底鱼龙惊动,风卷地、浪翻屋。
夜晚,(我)留宿在寒冷的长江边,江景凄寒,伫立江边,(我)思潮翻滚,不禁仰天长啸。(这啸声)搅起冲天巨浪,携着卷地的狂风,把江水举得很高很高,江上的小屋都被冲翻了。就连潜藏在江底的鱼龙神怪都惊得跳出水来。

诗情吟未足。酒兴断还续。草草兴亡休问,功名泪、欲盈掬(jū)
(我)心中潜藏的诗意被激发出来,吟诵了许多诗词仍嫌不够;又断断续续地喝了许多酒,仍觉得心中的愁怨排解不出,不足以消愁。不要问国家的兴亡为什么就在旦夕之间,(我)虽心有抱负,却难以施展,让我不禁想流下愁苦的泪水。
草草兴亡:是对中原沦陷和南宋危殆的命运而发的感慨。草草,草率。兴亡,偏义复词,指“亡”。盈掬:满握,形容泪水多。

赏析
这是一首抒发怀才不遇的词作。一个清冷的夜里,漂泊异乡的黄机临江啸歌,借酒浇愁。他有志报国,却无计施展,心中悲愤不已。爱国而且胸怀天下的黄机夜泊于此,面对寒江,北望中原,百感交集,借江景抒发了他壮志难酬的抑郁和悲愤之情。古诗词大全

上片写黄机临江啸歌黄机壮怀激烈,在江边啸歌惊动了水底的鱼龙,一时间,风雨大作,狂风卷地,巨浪翻腾,好一幅气势飞动的画面。

下片转入抒情,黄机情绪由高昂变得低沉。黄机意欲吟诗、饮酒以自解,却仍旧无法排遣心中的激愤,提及国事令他伤心不已,泪如雨下。最后两句“功名泪,欲盈掬”,愤懑之情寓于其中,读之令人伤心,却又无可奈何。

本篇虽然短小,但内涵丰富,韵味淳浓,起伏跌宕,富于变化。悲愤苍凉,雄阔浑厚。黄机夜泊仪征江边,面对滔滔江水,环视南北江岸,一时之间,河山之感,家国之恨涌于心头,感怀百端。

相关阅读:

风入松·一春长费买花钱

柳梢青·岳阳楼

双双燕·咏燕

江城子·画楼帘幕卷新晴

浪淘沙·莫上玉楼看